《“悬崖村”扶贫纪事》

分类栏目:扶贫行动

发布于 条评论

《“悬崖村”扶贫纪事》是央视《朝闻天下》接连三天推出的连续报道,一经推出就引发强烈舆论关注。该片也获得了 第二十七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

报道是由三篇新闻作品组成,分别为“明知山无路,偏向山上行“、”精不精准,不看形式看成效“和”精准要在每个环节“。三篇新闻通过叙述的方式,层层递进,展现了四川大凉山的”悬崖村“阿土列尔村村民的艰苦生活环境和阻碍重重的脱贫之路。

新闻在央视首播后,立刻被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等主流媒体转载,凤凰、腾讯、新浪、财经等商业网站也很快转载,法国、美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华人媒体也纷纷转载,推特、脸书也有转发。

之所以受到这么多媒体的关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第一篇报道“明知山无路,偏向山上行“里,央视记者和阿土列尔村的党委书记一起克服恐惧,排除万难,系着安全绳,冒着生命危险在悬崖上的那一段跟踪拍摄。

四川大凉山是全国十四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也是全国最大彝族聚居区。而阿土列尔村是一个位于悬崖上的村子,要进村就只有攀爬800米高的悬崖,普通人来回一趟要走10个小时。

为了紧贴第一期主题“明知山无路,偏向山上行”,记者将第一篇的报道重点放在了悬崖上,除了跟踪拍摄,还结合了航拍以及制作动画演示山路的险峻。这些画面极大的震撼了观众。

在选材上也选择了极富感染力的片段,简单直白的表现主题。他选择了一个女记者爬到半路不敢再爬,委屈的央求着“能不能不要上去”,但最后还是在大家的鼓励下继续的事件。以及该村的党委书记曾经险些摔下悬崖,幸好一位老乡拉住了他的故事。

悬崖再可怕也坚持爬上去,再陡峭,这位党委书记也依旧来来回回,走了150多趟。这两个选材既完美表现了艰难的脱贫之路,也紧扣整个系列报道“精准脱贫指日可待”的主题。而这个主题的选择也对我们的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有重要意义。

2015年底,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向全党、全国发出了“我们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的号召。

记者深入具有代表性的大凉山贫困区,了解贫困人口生活现状及脱贫工作的开展,报道精准脱贫纪事,紧跟党中央步伐,体现了党的喉舌作用。并且将阿土列尔村的脱贫过程报道出来,对于其他贫困地区具有借鉴作用也有利于扶贫干部进一步了解基层。

在内容上,除了选材的典型生动,主题的重大深刻,对社会有重要意义。主题的表现也独具匠心。充分利用电视报道拥有画面的特征,通过画面、字幕动画、同期声来多方位体现主题。在拍摄悬崖的片段里,有多段采访的同期声出现,但在每段声音里都有摄像不断喘气的声音。一般来说,这应该算是杂音,但和被访人的声音一起留了下来,它真实直白的表现出走这一段悬崖的不容易。并且,解说词运用了大量的数据来准确的说明大凉山目前面临的问题。在运用这些数据时并配上了字幕动画来展现需要注意的数据,帮助观众理解解说词。

在形式上,采用叙述的方式,将整个扶贫过程通过一个故事来展现。主要通过三个扶贫干部的视角来推进事件的发展。从扶贫干部来到这里,融入这里,最后和当地人一起齐心协力走上脱贫路,再到扶贫干部教授当地年轻人脱贫项目的技术要领,让他们以后自己走上脱贫路。

在结构上,通过不断提出疑问,解答疑问的方式使整个事件层层递进,脉络清晰。连续三集分别关注“出行难”“拨贫款使用”和如何精准“拔穷根”的问题。从出行难提出为什么不整村搬迁或修路,引出大凉山40%村落的海拔在阿土列尔村之上,1600个村庄土地石漠化严重,一年里基本颗粒无收。在这些石漠化严重的地区,有更迫切的搬迁要求。而不修路则是因为保守估计悬崖村修路需要花费大约4000万元,悬崖村所在的昭觉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才1个亿。并且,该县不通路的村还有33个。那么,如果暂时不搬迁不修路,还有没有脱贫路?再次提出疑问,将关注重点放在扶贫资金的使用上。 去年12月,,四川省下拨了扶持大凉山彝族贫困地区整村推进的扶贫资金,分到阿土列尔村头上有100万,分别打到了村民自己的卡上。扶贫干部打算利用让村民合资办一个养羊合作社。几个干部一点点地给村民们讲解什么是分红,怎样来入股。让村民自己来管理合作社,教会村民怎样“钱生钱”。但养羊能否振兴集体经济?为什么选择养羊?怎样来养羊?除了养羊,村里未来还将发展什么其他产业?这些产业又能给村民带来多少收益?这些问题一个个的提出,将阿土列尔村脱贫过程完整呈现。

在舆论引导上则特意注重了拟态环境的建造。在解说词部分多次强调了在“十二五”期间,大凉山已有69万人成功脱贫,剩下的38万贫困人口大多居住在山高路远、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是脱贫攻击最难啃的“硬骨头”。并且强调在这个村里也已经有三分之二的人脱贫。不仅仅是让观众看到村民的贫困,更让我们看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成功脱贫,让我们看到精准脱贫的希望。

但虽然整个片子有很多亮点和可学习的地方,可最后没能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在我看来,第一个原因就是新闻事件发生地没选好。在报道中多次提到,之所以不修路不搬迁是因为有更多更贫困的村庄。那报道的地点为什么不选在最困难的地方呢?将更贫困地区的脱贫之路报道出来,不是更有借鉴意义吗?在中国新闻奖的一等奖作品《僵尸企业》里就选取了最具代表性,频临破产的企业作为案例。第二个原因,缺少细节的挖掘和提炼。在《僵尸企业》里有两个细节,企业人员和银行合作时因利益冲突而摔杯子和职工因企业可能破产而失业,在接受采访时失语哭泣。这两个细节没有直接说出企业面临的窘境和企业破产对职工的影响,而是用镜头说话,更真实更客观也更容易产生情感的共鸣。第三个原因则是人物不够鲜活,甚至片面。片子里对村民的镜头少之又少,大多是对该村党委书记和扶贫干部的采访,努力将扶贫干部塑造为一个有担当的人,让观众看到精准脱贫的希望。但却让村民成为了一些不理解扶贫干部,阻碍扶贫进程的人。干部提议办养羊合作社,村民却不愿掏钱合资,连合作社都不知道是什么。但报道该新闻的记者在接受新华网的采访时又表示,村民们很热情,勤劳朴实团结,随口的一句“好像和饮料”,一位老乡就跑到山下去悄悄买了回来。

虽然新闻最后没能获得一等奖,但它产生的社会效果和给悬崖村带来的变化却让人欣喜。新闻播出后,在社会各界包括境外都引起巨大反响。2016年8月,凉山州、昭觉县统筹财政资金100万,为阿土列尔村修建了更加安全稳固的钢梯。目前幼教点也从山下建到了山上,还通了手机4G信号,村卫生室正在修建中。看到村里的变化,外出打工的年轻积极返乡创业,闯出了“悬崖村”的当地白酒品牌。目前,已有旅游企业看中了当地适合发展户外探险体验游的优良旅游资源禀赋,计划投资3个亿,在这里修栈道、索道、悬索桥、空中跨峡谷全景玻璃桥等旅游设施,通过开发旅游将带动“悬崖村”及周边村落的脱贫。而“悬崖村”也被列入凉山州委州政府重点扶持的 50个极度贫困村之一。

或许,拿不拿中国新闻奖并不重要,通过新闻而产生的社会效果和给新闻人物带来的影响才更可贵。这才是真正的新闻力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